萬方期刊網,快速職稱論文發表權威機構

  • 熱門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 萬方期刊網 > 論文分類> 拐賣兒童犯罪不應一律判死刑

拐賣兒童犯罪不應一律判死刑

來源:萬方期刊網  時間:2018-04-16 11:33:30  點擊:

  【摘要】拐賣兒童犯罪的起刑點是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判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針對日前“販賣兒童應判死刑”的爭議,文章對此持否定態度,死刑并非解決所有問題的萬能鑰匙。一味不切實際的濫用死刑,只會得到適得其反的社會效果。應該根據具體的犯罪情節來做判斷,呼吁人民群眾應該理性看待問題,不要盲目跟風。

  【關鍵詞】拐賣兒童;犯罪;死刑

  中圖分類號:D92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6-0278(2015)07-124-01

  一、拐賣兒童犯罪的量刑標準

  我國《刑法》第240條對拐賣婦女、兒童做了相應規定,拐賣兒童犯罪嚴重侵犯兒童的合法權益,造成許多家庭骨肉分離,影響社會和諧穩定,兒童是祖國的未來、祖國的希望,因此對于拐賣兒童的犯罪歷來是刑法打擊的重點。其法定最低刑五年高于故意殺人罪的最低三年有期徒刑,針對拐賣兒童情節特別嚴重的,配置了絕對確定的法定刑即死刑,可見,刑法將拐賣兒童罪作為比較嚴重的犯罪予以規定。拐賣兒童犯罪從表面上來看似乎侵犯的是兒童的人身權利及其合法權益,但歸根到底無外乎“金錢”二字。倘若人販子拐賣兒童不能從中取得一定得利益,那么他們豈能甘愿冒著犯罪坐牢甚至被判死刑的風險去實施拐賣行為?

  二、一律死刑并不能收到良好的社會效果

  死刑,是指剝奪犯罪分子生命的刑罰,是一種最嚴厲的刑罰,又被稱為極性。死刑是一種古老的刑罰方法,在我國古代,死刑曾被大量適用,執行的方式多種多樣并且十分殘酷,對于適用死刑,沒有人懷疑其合理性。十八世紀,意大利注明的刑法學家貝卡利亞在其名著《論犯罪與刑罰》中,從天賦人權的角度對死刑的利弊予以論證,并提出了廢除死刑的觀點。“一種正確的刑罰,它的強度只要足以阻止人們犯罪就足夠了。體現公共意志的法律憎恨并懲罰謀殺行為,而自己卻在做這種事情;它阻止公民去做殺人犯,卻安排一個公共的殺人犯。我認為這是一種荒謬的現象。”死刑的存廢問題引發了爭議,推動了世界范圍內的死刑制度的改革。我國政府對待死刑的態度是:保留死刑,但嚴格限制它的適用,主張少殺,反對多殺,嚴禁亂殺。這是長期以來我們的一項基本刑事政策。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通過剝奪犯罪分子生命的手段來恐嚇犯罪分子,讓其因此而畏懼不去犯罪,想法很好,不過也太過于天真。法律不是萬能的,死刑不是解決所有犯罪問題的良策。民眾不要迷信死刑所能發揮的良好社會效果。重刑來帶的結果很可能導向社會走向一個極端。秦朝法律不可不算嚴厲,嚴刑重罰,因此秦國迅速崛起并一舉吞并六國。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不過也因此,不過二世而亡。陳勝、吳廣起義,是因為大雨所阻,沒法按期到達。根據秦朝的法律,過期要斬首。法律夠不夠嚴酷?下雨不能如期趕到,現在看來是不可抗力,但是秦朝法律哪管那么多,一律適用死刑。結果是什么?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提出“伐無道,誅暴秦”的口號。陳勝、吳廣就算再去,也是白白送死,不如拼個魚死網破,弄不好成功了呢?倘若對于人販子一律判死刑,那么一旦人販子被警察抓捕的過程中,反正橫豎都是死,不如拉個墊背的,自己活不了,也不讓別人好受。因此作出極端行為,殘害被拐賣的兒童,這難道是父母們所愿意看到的嗎?不解救,自己的孩子還有生還的可能,一旦解救,生還的希望渺茫,你若是父母,該如何面對這個兩難的問題呢?我國刑法規定了拐賣兒童犯罪的法定量刑幅度。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可見我們法律并不是反對適用死刑,而是分情況對待,反對一律適用死刑。

  三、否定一律死刑并非袒護人販子

  我們痛恨人販子,對于犯罪我們絕不能姑息,但也絕不能盲目一律適用死刑。《刑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第四十九條規定:“犯罪的時候不滿18周歲的人和審判的時候懷孕的婦女,不適用死刑。審判的時候已滿75周歲的人,不適用死刑,但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死亡的除外。”對于死刑的限制利國利民,這是站在一個高度、具有國際視野的角度來審視我國的法律。法律長期是理性的,人們不能因為一時的沖動而感性的看待問題,什么“一律”適用死刑,如果所有的案件民眾說了算,那么還要法律干什么?還要法官干什么?還要律師干什么?這樣形成的結果只能是多數人的暴政!因為民意是不斷改變的,一個時代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必然要受到這個時代格局的限制。時代不斷進步,法律也是一樣。在依法治國的今天,看到仍然有盲從的大眾,豈不令人痛心?在一片喊“殺”聲下,又有多少人冷靜下來去思考一下問題的實質所在呢?“一律死刑”難道真的是解決拐賣兒童犯罪問題的最正確的、最好的、最有效的出路嗎?

  反對一律死刑,并不是為了袒護人販子。非親非故,試問我們有什么理由去袒護人販子呢?相反,我們都痛恨人販子,破壞他人家庭和睦從而謀取私利的做法令人憎恨。他們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受到法律的嚴懲,但絕不是一律死刑,而是分情況對待。法律由民意而定,但絕不能任由民意而定!今天把人販子一律判死刑,明天或許把流氓地痞一律判死刑,甚至把亂闖紅燈者一律判死刑。按照對死刑迷信的邏輯者的觀點,這樣我們都不會闖紅燈了!這樣,天下真會打亂,倘若你正等待紅燈,突然有人推你一把,你闖了紅燈,難道也要一律判死刑嗎?呼吁善良的人們不要盲目跟風,多用理性的眼光看待問題。

  參考文獻:

  [1]賈宇.刑法學(第二版)[M].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1.

  [2]張明楷.刑法格言的展開(第三版)[M].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

上一篇:法網恢恢 疏而不漏

下一篇:最后一頁

拐賣兒童犯罪不應一律判死刑相關期刊:

?
福彩3d天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