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方期刊網,快速職稱論文發表權威機構

  • 熱門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 萬方期刊網 > 論文分類> 從《人間天堂》看菲茨杰拉德的道德觀

從《人間天堂》看菲茨杰拉德的道德觀

來源:萬方期刊網  時間:2018-04-13 09:53:05  點擊:

  安徽大學外語學院研究生院 安徽 合肥 230601

  摘 要:《人間天堂》是美國文學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大學題材小說,它將人物塑造融合于倫理內涵的表述中,刻畫出主人公艾默里·布萊恩的成長歷程。作品緊握時代脈搏,反映了美國社會在向現代化轉型過程中傳統價值體系與現代倫理話語間的對立,具有深刻的歷史及道德內涵。

  關鍵詞:《人間天堂》 文化歷史批評 道德關懷

  《人間天堂》出版于1920年3月,是美國現代作家菲茨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創作的長篇佳作。作品描述了青年艾默里·布萊恩成長的文學閱讀體驗,也展現出“一戰”后青年一代的精神特質。著名評論家阿瑟·密茲納在他的第一部菲茨杰拉德傳記《遙遠的人間天堂》中指出,他總是寫他自己和他周圍熟悉的人和事物,因此他的作品和生活是不可分的。菲氏在中國的評介與研究起步較晚,如程錫麟指出《人間天堂》使用了圖形敘事的手法,運用文字實現視覺的再現,刻畫了人物形象和人物所處的環境與氛圍。本文試借鑒西方馬克思主義文論家盧卡契和馬爾庫塞的文化歷史批評理論,分析《人間天堂》體現出的歷史意識和人物形象,揭示作家對利他主義、品格等倫理議題的思考。

  一、文化歷史中的道德言說

  1.歷史意識的考察。

  《人間天堂》顯示出強烈的歷史意識,這首先體現在對年輕一代焦躁不安心態的記錄、對精神迷惘社會現狀的總結上。“飛女郎”(flappers)是對來自中西部的富裕、享有特權的中產階級女孩的準確描寫。小說中的現代女性羅莎琳德·康涅奇因艾默里的貧寒而與其斷絕交往。這種追求自由的行為印證了對新女性的刻畫,反映了實用主義至上的特征。其次,作品生動地記錄了社會風貌和青年人的理想主義特征。第二卷第二章《康復期的各種試驗》記錄了艾默里遭羅莎琳德拒絕后借酒澆愁,直到禁酒令頒布后他才結束三周的狂飲。在經濟繁榮激蕩的氣氛中追求享樂成為可能,禁酒令的頒布是道德理想主義的勝利。《人間天堂》呈現出具有歷史深度的文明社會畫面,是對新世界現代性廣泛意義上的描述。

  美國文學評論家馬爾科姆·考利指出:“菲氏從未丟失一個極重要的品質,就是對生活和歷史的感知,真實地記錄這些變革是他為自己定下的使命”。艾默里目睹了“一戰”中的殺戮,認識到戰爭扼殺了一代人的個性特征:“從前夢想成為一名作家、一名政治領袖,而如今,即使再出一個達·芬奇也不可能成為這個世界的中流砥柱式人物了”。青年人身處爵士時代普遍感到迷惘倦怠,戰爭的殘酷使拯救民主的口號顯得蒼白無力。對理想熱情的消退反映出時代局限性的束縛,物化環境使青年難以掌握人生的航向。作家從筆端流露出對青年命運的關注以及對社會弊病的反思。

  2.文化內涵的呈現。

  菲氏在很大程度上將商品文化小說化,但同時賦予作品深厚的道德意蘊。文學不是簡單地表面地鏡映現實,而是對客觀現實作更深刻更全面的反映。《人間天堂》中描寫的場景以及對社會變化的探討反映了同時代文化中出現的爭議和變遷。第一卷第二章《錐形尖塔與怪獸滴水嘴》描寫了艾默里沉醉于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園文化:“人工湖里游弋的天鵝,與岸邊相映成趣的天空中緩緩飄動的云彩”激發了艾默里的文學創作,“安謐的教學大樓”和“熬夜苦讀的燈光”使校園充溢著蓬勃向上的格調。艾默里參加了三角俱樂部的音樂劇巡演,進入了《普林斯頓人報》編委會,參與了同窗好友伯恩·霍利迪領導的“反協會運動”,這反映了校園文化深刻的感染力。《人間天堂》描繪出社會的喧囂特質,在抵御文學商品化的同時使校園文化躍然紙上,反映了菲茨杰拉德敏銳的文化感知。

  3.道德因素的揭示。

  菲氏的創作思想是與“道德”密切聯系的,這些思想如碎金散玉般散播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盧卡契認為應當把作家創造典型的能力作為他們研究的中心,發現并揭示這些典型性格和典型命運的社會和歷史意義。知識被認為是美德最好的助手與保障,作家通過艾默里之口提到了六十四部經典作品,特別指出蕭伯納的文筆清新簡練,具有精彩絕倫的連貫性;赫伯特·威爾斯能夠將浪漫主義的勻稱之匙插入難以捉摸的真理之鎖。艾默里因貧窮遭到道森·賴德橫刀奪愛,吟唱法國詩人魏爾倫(Paul Verlaine)的《秋之歌》:“惆悵寂寞苦無主,聲聲慢慢無人聽”。此時的美國,清教主義節儉傳統讓位于享樂式消費,功利為先帶來了精神貧瘠,很多年輕人因出生貧寒在人生道路上遭遇挫折。

  “小說將即成現實的生活內容轉化成為審美形式,藝術的概念不僅可以用意識形態性來說明,同時也具備了永恒的審美品質”。

  《人間天堂》中艾默里對于大學同學羅莎琳德·康涅奇的情感最為深刻,羅莎琳德具有孩童般的自私與淺薄。作家表達了濟慈式的對于失落的愛情機會的懷戀,“她渴望成長和掌握本領的心愿,她的勇氣和本質上的真誠—這些特點并沒有被寵壞”。此外,1912年菲氏在新澤西州紐曼預科學校遇到了校長西里爾·費伊(Father Cyril Fay),他對作家的積極影響催生出了達西神甫這一藝術典型。從藝術形式來看,作家通過達西的言傳身教來衡量小說的人物及活動,使作品的道德判斷前后連貫,這一導師形象的塑造對藝術結構的完整起到了重要作用。

  二、道德建構與品格的顯現

  1.內省特質的倡導。

  《人間天堂》描寫了艾默里在社交場合的經歷和對文學、倫理、宗教和社會習俗問題的探討。馬爾庫塞認為理性是人類特有的批判和否定的力量,只有借助理性的批判力,人類才能清楚地認識自己,進而自由地發展。西方文化中的“內省”(Introspection)意為個體對自我進行觀察和檢視,強調的是對個體理性能力發展的作用。主人公艾默里雖一度在交際活動上耗費了大量時光,但也時常反思自己的言談舉止,具備內省主義的特質。

  對知識的內化需要內省的參與,通過內省將知識與自我的生活建立關聯,成為道德發展的動力。艾默里發現校園里也存在勢利之風,普林斯頓會使善于思考的人獲得社會意識。在羅莎琳德與道森·賴德訂婚后,達西神甫也在費城去世,意志消沉中的艾默里思索道:“世上逃出生活圍場的人有兩種:一種人如走思辨哲學之路的擁有正統觀念的柏拉圖,另一種人如伏爾泰,嘗試著將積極向上的價值觀賦予人生”。作家賦予了艾默里省察的道德(Reflective Morality),使主人公通過自我省察獲得了進步的動力。

  馬爾庫塞指出資本主義的病態在于它壓抑了人的本性,造成了人性的異化,文學應當立足于人的普遍人性結構,揚棄異化,這是文學革命的主要任務。《人間天堂》描述了具有現代意識的女性對情愛的開放態度。作者恪守傳統道德規范的底線,并不贊同花花公子(sheiks)和飛女郎(flappers)的行為。艾默里在三角俱樂部巡演期間接觸到“愛撫派對”,一些女孩在每隔半年就訂婚一次,這不由得引起艾默里的反思。菲茨杰拉德表達了新生代對自由、獨立的渴望,卻也以審慎的態度否定了對傳統道德習俗的偏激態度。

  2.利他主義的闡發。

  從利他主義的特征來說,資產階級社會是個體本位主義盛行的社會,道德水準受制于人的認識能力和社會歷史條件。《人間天堂》中,主人公對富裕階層的腐化甚為憤慨,對中下層民眾的窮困疾苦則深表同情。艾默里認為中產階級應當得到足夠的認可和應有的報酬,他們敢于高喊英雄主義口號,是了不起的階層。從道德情景的角度分析,利他主義表現在艾默里的思想和言論上,艾默里曾對伯恩·霍利迪推心置腹地說:“健康比什么都重要—身體健康的人有雙倍的機會去行善”。在第二卷第二章《康復期的各種實驗》中,艾默里反思了個人主義的消極影響:“戰爭是人類最具個人主義的追求,而戰斗英雄即使如福煦元帥也不具有權威性,只有代表國家利益時才是強大有力的”。頑梗不化的狂熱分子都是個人主義者,只有利他的集體道德觀才能與自然法則相一致。

  從產生的效應來看,利他主義有助于抵御拜金主義的不利影響,有助于激發善行。作品反映了菲茨杰拉德對人性樂觀熱情的信念,第二卷第五章《自我中心主義者成長為一位重要人物》中,艾默里偶遇好友杰西·菲倫比的父親,贊揚了為人類造福者的心血和努力。盧卡契把“物化”(reification)的概念引入了文學批評中,物化表現為社會生活中個人主動性和責任感的降低,艾默里在回首往事時總結道:“只有想方設法超越自私,才能給今后的生活帶來安寧與和諧。這世上沒有哪種無私的美德是我舍不得發揮的”。作為一名富于正義感青年,艾默里通過對他人利益的關注實現了自我和社會的契合。

  3.理想品格的建構。

  菲茨杰拉德的好友、文學評論家埃德蒙·威爾遜曾評價《人間天堂》:“它把混亂無序的社會生活描寫得興致盎然,幾乎每一部菲氏的作品都具有深刻的道德意義或倫理精神”。作家的人格修養是創作優秀作品的前提,費伊神父對菲茨杰拉德的賞識對這個文學少年的成長產生了重要影響。亞里士多德認為,德行是道德的重要指標,它能使我們依靠理智在不同情況中做出正確抉擇。作為作家的化身,艾默里是“抽象極端反向論”(Abstract Polarity)的形象化體現。“爬上最高層”的愿望沒有阻礙艾默里對高尚情操的追求。

  道德的發展是學習者積極建構意義的過程,品格的形成是多種美德共同作用的過程。從社會批判意義上講,一戰后的美國追求享樂成為生活時尚,傳統美德受到威脅;作家表達了對道德觀念廢弛的憂患意識。第一卷第三章《自我中心主義者開始思考》中,達西在與艾默里深入談話時強調人品能夠讓人精神振作,“高尚人品是靠平時點滴地積累起來的,好比一根橫桿,上面掛著熠熠生輝的物件,就像我們擁有的財富一樣”。在書信中達西向艾默里講授達·芬奇這樣的理想化人物是一盞寶貴的指路明燈,對上帝的敬畏是可以創造奇跡的第六感覺。菲茨杰拉德以藝術良知為起點給生活以質樸的解釋,艾默里立志成為達西那樣給人安全感﹑為社會所不可缺少的人。

  馬爾庫塞認為,藝術的職能是維護和解放人的本性,按照增進人類追求幸福的潛能的原則改造社會和自然。強調個人自由、反對一切權威帶來了價值觀模糊的問題。《人間天堂》采用了穿插內心獨白、談話記錄的手法顯示出人物的正義感和對宗教教義的尊重;艾默里常常將內省外察建立在宗教倫理的基礎之上,做出富于哲理的思索。人性美與善的獲得必須突破視野的狹隘性。對于艾默里來說,美是不斷增強,讓人心旌搖曳的東西,如氣勢磅礴的瀑布一樣。在對信仰和美好事物的追求上,作家表達了內在德性與外在規范的統一。

  三、結語

  在“喧騰的二十年代”美國傳統價值觀念受到了消費文化和實用主義的沖擊,菲茨杰拉德表達了身處轉型期的困惑和感悟。他在前言“作者的歉言”(The Author’s Apology)中說道:“一個作家應當為那一代青年執筆,而作品留給下一代評論家和中學校長們去評說”。《人間天堂》通過典型人物的塑造表達了對內省、利他主義和人格等倫理議題的思考。核心價值觀的提煉需要深入發掘歷史文化傳統,以此為基礎結合時代發展進行批判地繼承。菲茨杰拉德告知了世人道德文化與經濟建設同步的重要性,這對于處于轉型階段的現代社會仍具有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程錫麟 《人間天堂》與圖像敘事[J].江西社會科學,2014,(11):66-71。

  [2]菲茨杰拉德 吳建國 譯 人間天堂[M].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2016。

從《人間天堂》看菲茨杰拉德的道德觀相關期刊:

?
福彩3d天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