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方期刊網,快速職稱論文發表權威機構

  • 熱門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 萬方期刊網 > 論文分類> 廖志峰主任醫師中醫辨治情志型抑郁癥的臨床經驗

廖志峰主任醫師中醫辨治情志型抑郁癥的臨床經驗

來源:萬方期刊網  時間:2018-04-16 10:42:12  點擊:

  (蘭州隴安中西醫結合診所 甘肅蘭州 730000)

  【摘要】廖志峰認為情志之郁是抑郁癥的主要致病因素,與風、寒、暑、濕、燥、火、痰等病機引起不同。但情志失常是否會造成抑郁癥,除與精神刺激強度、持續時間長短以及社會言語活動減少等有關外,也與患者食欲降低、睡眠障礙等生活狀況密切相關。情志型抑郁癥的病機主要為肝失疏泄,氣郁化火,心腎陽虛,心氣血虛。采用辨病與方證施治相結合的方法,通過數據挖掘,分析了情志抑郁的中醫證候規律,將抑郁癥分為三型,治療上采用疏肝解郁理氣,交通心腎和益氣養血安神,取得了顯著的臨床效果。

  【關鍵詞】廖志峰;情志抑郁證;辨證論治;疏肝解郁理氣

  【中圖分類號】R74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8231(2017)04-0044-02

  抑郁癥是指以顯著而持久的情緒低落為主癥、活動能力減退、思維與認知功能遲緩為臨床改變的一類情感障礙[1]。著名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曼將抑郁癥稱為精神病學中的“感冒”,足見其在人群中具有高發病率、不易治愈的特點,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數據表明,目前,全世界的不同程度抑郁癥患者總數1.2~2.0億。中醫學對于抑郁癥的認識,起源于秦漢,發展于唐宋,完善于金元,而鼎盛于明清。從古代醫家論述來看,情志抑郁癥與中醫的“郁證”“臟躁”、“梅核氣”密切相關,另外,在“百合病”、“臟燥”、“癲證”等論述中亦有抑郁臨床癥狀的散在記載[2]。目前,國內臨床應用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等藥物治療抑郁癥,但多存在一定的毒副作用和藥物成癮性。中藥作為天然藥物,副作用較少,無藥物依賴性。故采用中醫藥治療抑郁癥,雖見效慢,但具有一經治療康復,不易復發的明顯優勢,現將廖志峰主任醫師應用辨病與方證施治相結合的方法治療情志抑郁癥的臨床經驗總結報告如下。

  1.病因病機

  廖志峰認為,情志失常,導致情志之郁是抑郁癥的主要致病因素,與風、寒、暑、濕、燥、火、痰等病機引起不同。但情志失常是否會造成抑郁癥,除與精神刺激的強度、持續時間長短以及社會言語活動減少等有關外,也與機體患者食欲降低、睡眠障礙等生活狀況密切相關。其病機主要為肝失疏泄,氣郁化火,心腎陽虛,心氣血虛。本病初起病變以氣滯為主,又受風、寒、暑、濕、燥、火等六淫邪氣干擾,癥見氣郁、濕滯、痰結、血瘀等,多屬實證;病久則易由實轉虛,繼而影響臟腑功能,耗損機體氣血陰陽平衡,從而形成肝、脾、心、腎等臟腑陰陽失調之不同病變。所以臨床證候表現早期多以肝郁氣滯為主,主要癥狀見情緒抑郁,心煩急躁易怒,善太息,癥狀較輕,以精神癥狀為主。隨著病情的發展和病程的延長,體現出“久病必虛”、“久病必瘀”的病理特點,軀體癥狀逐漸復雜多樣,有的甚至掩蓋了精神癥狀而成為主訴,如食納呆滯,失眠多夢,易早醒,胸脅脹滿疼痛,噯氣頻作,月經不調,舌苔薄白,脈弦等癥狀。

  2.證治特點

  廖志峰醫師針對抑郁癥的病因病機及臨床表現的特征,采用辨病與方證施治相結合的方法,通過數據挖掘,分析了情志抑郁的中醫證候規律,將抑郁癥分為三型,辯證分型進行治療,采用疏肝解郁理氣,交通心腎,益氣養血安神的方法,取得了顯著的臨床效果。

  2.1 肝氣郁滯,心血失養

  主癥:精神抑郁,心情低落,悲觀厭世,逃避社交活動,不愿交友,易獨處,嚴重失眠,食欲減退,大便干燥,舌苔黃厚,脈滑數。治宜疏肝解郁,清肝化痰,養心安神,方選用四逆散合滌痰湯加減。藥用:法半夏15g、茯苓15g、黃芩15g、山梔子15g、柴胡12g、白芍12g、郁金12g、石菖蒲12g,佛手10g、枳實10g、橘紅10g、竹茹10g、膽南星6g、蟬蛻6g、甘草6g。

  2.2 肝氣實,氣郁化火,痰火郁結

  主要癥狀為自卑不安,見人易驚,目光呆滯,自言自語,或終日不語,失眠少寐,舌淡苔滑,脈細弦或滑而有力。大便不暢,舌苔黃膩,脈弦滑。治宜疏肝理氣,益氣養心安神。方選甘麥大棗湯合百合地黃湯加減。藥用:炒酸棗仁30g、百合15g、合歡花15g、生地黃12g、炙甘草3g、小麥30g、川貝母3g、大棗3枚。

  2.3 心腎陽虛,心氣血虛

  主要癥狀為恐懼不安,目光游移不定,孤僻獨居,畏寒肢冷,頭昏嗜睡,氣短多汗(自汗),心悸怔忡,五心煩熱,神疲乏力,舌紅苔薄白或少苔舌淡苔白滑,脈沉細。治宜交通心腎,安神定志。方選交泰丸合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3.典型病案

  任某,女,43歲,2011年8月6日初診。3年前因家庭問題內心不快,極度抑郁,引起失眠、胸悶,心悸、氣短,短期內自行好轉。半年前又受刺激,情志郁悶不舒,胸悶,心悸、氣短,自覺心臟有停跳感,尤以夜間明顯,見人易驚,目光呆滯,自言自語,或終日不語,失眠少寐,大便干結,3~4日/次。舌淡苔滑,脈細弦。辯證為肝氣實,心氣血虛,治以疏肝理氣,益氣養心,化痰安神,方以甘麥大棗湯合百合地黃湯加減治療,處方:合歡皮20g,浮小麥30g,生甘草15g,大棗20g,炙百合30g,生地10g,炒棗仁20g,黨參15g,柴胡10g,郁金15g。每日1劑,水煎服,分兩次喝。服用上7劑后。諸癥悉減,原方略事增減,調服1月余收功。

  《靈樞·口問》說:“悲哀憂愁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朱丹溪指出:“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拂郁,諸病生焉。”本例患者因情志不舒,復受刺激,肝郁氣滯,郁久化火,橫逆上犯于心,漸則心血虧耗,心神失養。病久聚濕生痰生瘀,痰瘀交阻而病程纏綿。正如《類證治裁·郁證》說:“七情內起之郁,始而傷氣,繼必及血,終乃成勞。”因心主神明,張介賓在《類經》中說:“心為臟腑之主,而總統魂魄,并該意志,故憂動于心則肺應,思動于心則脾應,怒動于心則肝應,恐動于心則腎應,此所以五志唯心所使也。情志所傷,雖五臟各有所屬,然求其所由,則無不從心而發。”故治療應以養心安神為主,疏肝理氣解郁為輔,祛除痰、瘀貫穿始終。方中合歡皮性味甘、平,《神農本草經》說:“合歡,安五臟,和心志,令人歡樂無憂。”故不論何種證型,均用其安神解郁;甘麥大棗湯合百合地黃湯、酸棗仁養心益陰安神,甘以緩急;黨參、石菖蒲、酸棗仁益氣利竅;柴胡、郁金、疏肝理氣,其中郁金性微寒,可清肝熱;法半夏、陳皮理氣和胃化痰,可防養心益陰之藥滋膩礙胃,且半夏得陰而生,為治不得眠的主要藥物,如《靈樞·邪客篇》的半夏秫米湯。所以,重用該品,以達安神定志之效;石菖蒲、膽南星、丹參開竅豁痰定驚,活血養血;大黃蕩滌腸胃積滯,瀉熱通便。全方補通相和,補而不滯,通而不損,共湊疏肝理氣,益氣養心,化痰安神之功。此外情志病的調攝也很重要,此病全在病者移情易性,疾病的痊愈雖離不開藥物的作用,但怡悅心志,開懷靜養的精神調攝更是康復的關鍵。正如葉天士所云:“用藥乃片時之效,欲待久安,以怡悅心志為要旨耳”。

  4.討論

  情志型抑郁癥,是由于外界環境變化,導致患者情緒變化、情志失常,進而肝氣郁結,氣郁化火,心腎陽虛,心氣血虛,逐漸引起人體五臟氣血陰陽不和,產生肝、腎、脾、心等臟器疾病以及氣血失調的癥狀[3]。對病因病機較單一、臨床癥狀較輕、病程較短者,主要采用辨證施治以中醫調理為主,輔以心理疏導治療;對于臨床較癥狀嚴重、病程較長,影響患者日常生活及生活不能自理者,先積極采用西藥治療對臨床癥狀進行干預,待病情穩定后,建議運用中醫辨證施治為主,輔以西藥配合,主張服用中藥一段時間后,逐漸減停西藥。

  中醫藥治療抑郁癥,強調“瀉其有余,補其不足,調其虛實”的原則,注重調和氣血,平衡陰陽,以求氣血和暢,陰平陽秘,恢復臟腑功能,從根本上調整機體的狀態,以達持久的效果,即所謂“陰平陽秘,精神乃治”,這等同于現代研究使人體大腦皮層的興奮和抑制功能達到平衡,使機體建立起正常的精神狀態。

  從廖主任治療抑郁癥的療效看,中醫藥治療抑郁癥的優點:(1)具有較強的整體觀念,從患者全身整體氣血虛實證候加以考慮,而不只是局限在某個或某幾個癥狀上。(2)中醫藥治療抑郁癥引起的肝腎功能損壞的毒副作用較少,沒有藥物成癮性。(3)抑郁癥引起的各種癥狀,通過中醫藥傳統方劑加減進行治療,可以明顯緩解或消失,并能改善西醫藥治療后出現的副反應,如便秘、出汗、口干、體位性低血壓等癥狀,從而很好的起到“增效減毒”的作用。(4)情志抑郁癥患者,在服藥期間,盡量避免巨大的精神刺激,一定要注意調節情緒,不能急于求成,強調和家庭溫暖和社會支持,才能達到治愈的目的。

  【參考文獻】

  [1]陳利平,王發渭,孫志高,許成勇.從心肝在情志調節中作用論述與抑郁發病的關系[J].遼寧中醫藥大學學報,2014,(12):12-14.

  [2]洪霞,毛麗君,周紹華.周紹華中醫藥治療抑郁證經驗[J].中西醫結合心腦血管病雜志,2010,(05):624-625.

  [3]邱連利,蔣花.探討針刺及心理健康輔導對圍絕經期情志抑郁的影響[J].西部中醫藥,2014,(11):131-133.

廖志峰主任醫師中醫辨治情志型抑郁癥的臨床經驗相關期刊:

?
福彩3d天齐网